| 收藏 | 联系 | 首页 | 
中国城市轨道交通网 logo 首页
登陆   注册 
通过地铁空间看公共空间设计及美育问题
发布日期:2017-07-31 23:06
通过地铁空间看公共空间设计及美育问题
 
内容摘要:随着社会的发展,公共空间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公共空间文化研究也备受关注。文章针对北京地铁枢纽中两个具有代表性的空间设计进行对比,讨论了公共空间设计与公共美育之间的深刻联系,并探讨了人类需要设计艺术的真正理由。
词:公共空间 地铁空间 设计 美育
 
      “公共”一词随着历史的发展有着丰富的人文内涵,它反映了人类社会观念的变化。本文所谈“公共空间”主要指相对于私有空间而言,具有开放性、公共性的物质空间,如相对于家宅而言,广场、街道就是公共空间,相对于某个群体独享不能对外开放的空间,火车站、银行等服务性空间就是公共空间。公共空间在人类生活中具有极强的功能性,美育则是公共空间诸种功能中的一个方面。早在20世纪初期,蔡元培先生就呼吁人们重视公共空间的美育功能。按照滕守尧的观点,审美教育可分为审美形态教育和美感教育两种,审美形态教育侧重于对象之客观形态的描述和认识,美感教育主要培养人们健全的审美心理结构、某种敏锐的审美知觉和美的欣赏力和创造力(包括艺术欣赏和艺术创造能力)。审美教育的终极目的是培养丰富的、具有完美个性的人及获得整个社会的稳定、协调和进步。由此可见,以公共空间为载体的美育可归属于美感教育这一类型——美的公共空间可以引发观者的审美态度,激发观者的审美思维能力,从而使人不再单纯以功利的态度观照事物,这种能力将有助于人类更好地生活。优秀的公共空间具有公共美育功能,相反,平淡无趣的公共空间则使人感到不协调、不舒适,从而滋生负面情绪。随着当代中国越来越多地参与大型国际活动,秀的空间设计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社会生活中,它们在无声地对公众实施美育,持之以恒,它将对公众的审美能力、国民素质产生长远的影响。
      正是意识到公共空间的重要性,当代中国开始越来越重视公共空间的设计。从国家大剧院的方案到奥运鸟巢、水立方等建筑空间的规划设计,再到上海世博会展览区公共空间设计,以及各国展馆设计,都体现了当代设计界实现人类“诗意地栖居”的梦想。在中国当代公共空间设计发展历程中,北京地铁空间设计也经历了从单调、平乏向多元、激情的设计思维转变的过程。
      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加,为减轻地面交通负担而修建地铁的中国城市越来越多。北京是我国最先开通地铁的城市,自1969年以来第一条地铁线路建成通车,目前北京已经拥有数条地铁线路。早期建成的线路为1号线、2号线,在后来的发展中,北京陆续又拥有13号线、八通线、4号线、5号线、8号线、奥运支线等。繁忙的都市生活中,由于地面交通的诸多不便,地铁以其快捷、便利成为普通百姓出行的首选工具,在北京生活过的绝大多数人,都对地铁有深刻印象。随着北京地铁线路的增加,北京地铁空间的设计也体现了公共空间设计观念的变革。
      以北京地铁1号线与2号线的换乘站——建国门站和奥运支线的森林公园站为例,通过前后相差约40年的地铁空间比较,我们可以发现,公共空间设计的艺术性正越来越受到重视,公共空间的美育功能也得以发挥。
 
1.建国门地铁站空间分析
      建国门地铁站是北京1号线与2号线地铁的换乘车站,处于城市的中心地带,其交通枢纽位置十分重要。每天通过建国门站换乘的人流非常大,尤其是在上班高峰期,基本上是“人满为患”。这样一个重要的地铁站,在当初建设的时候,有关部门还是给予了相当的重视。如为了美化空间,在建国门地铁的内环墙与外环墙都装饰了大型壁画作品,乘客可以在等车的时候欣赏对面墙壁上由著名艺术家袁运甫和钱月华设计的壁画作品;内环墙为《四大发明》主题壁画,外环墙为《中国天文史》主题壁画,两件壁画制作精美、构思巧妙。美中不足的是壁画与墙壁的衔接非常突兀,在壁画的下方露出的管道与壁画本身极不协调,从整个空间来看,壁画与整个空间似乎没有关系,古典与现代的结合在此处显得有些不协调。壁画本身已经成为建国门地铁站的标志,它凌驾于整个空间之上,当脑海中回忆地铁站的时候,大概也只有壁画作品,而关于整个空间塑造了怎样的美学效果,实在印象不深。仔细审视壁画之外的地铁空间,我们可以看到不协调与平凡的存在:巨大沉重的柱子、平淡冰冷的金属栏杆、粗糙的空间顶部,在这个空间里,美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身处其中的公众会感到,这个空间中似乎缺乏了什么——缺乏了由美所造成的令人舒适的和谐氛围。从美育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公共空间无法引发观者的审美态度、激发观者的审美思维能力。冰冷的空间,呼啸而过的列车,表情麻木的人们,一个缺乏激情的空间也能带走在空间中的人们的激情。
 
2.森林公园南门地铁站分析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人文奥运研究中心主任金元浦认为,北京奥运是中国公共艺术宏伟的开篇诗。“它是第一次这样大规模地将‘诗’—艺术融入我们的城市公共生活中,融入城市生活的公共空间中”,实践了日常生活的艺术化、审美化及艺术和审美日常生活化。
      当公众置身于北京地铁奥运支线的各站空间中时,相信可以体会金元浦的意思。奥运支线每站的空间都经过了精心的设计:奥林匹克公园站以“水”为元素的空间设计、北土城站以“青花瓷”为元素的设计……其中最出色的应该是森林公园南门以“树”为元素的空间设计。进入这一站,就进入了一个童话般的森林世界,洁净的空间里,有高大的“树木”,繁茂的“枝叶”,列车在白色森林里飞驰而过,这一切都仿佛是现代的意象诗歌。相比于许多地铁空间在整体设计中的缺憾,森林公园南门站的整体空间氛围设计比较出色。从地面到立柱、空间顶部、候车区,所有的空间要素都自然地结合在一起,设计成树木的32根柱子,使地面巧妙地过渡到顶部,顶部几何块面就像交叉的树枝,形成自然起伏变化,照明设施藏在树枝中,灯光如同穿过树枝的阳光照耀着森林。除了大厅中部具有抽象要素的“森林”外,在站台的屏蔽门上,也描绘了具象的、姿态优美的树林,它们仿如另一处神秘森林的入口,当列车驶来,树林的入口自动移开,人踏入列车,神秘的旅途又将开始……这种虚实相生的设计把人与自然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在此,空间不再是冰冷的建筑空间,而是一个美丽的生命体,会呼吸,有情感,能激发人的想象。
      空间成为艺术空间,并不是在空间里加置雕塑、绘画等艺术品,只有通过空间中所有要素的设计布局,才能把无生命的物质空间转化为有生命的艺术空间。每一个置身于美好空间的人都能感受到美的激情,空间中包含的生命力也激发着观者的生命力,这样的空间才是人类能“诗意地栖居”的理想场所。
      在当代社会,不少学者发现,原本性格迥异的个体正在被异化为冷漠,缺乏激情、想象力,缺乏审美能力、生活与思维越来越趋同,没有个性的个体,这样的人越多,人类社会就越没有前途。人类文明的发展并非是创造这种“机械人”,但是,在文明的现当代进程中,人的异化却在发生。看看我们身边许多普通公众:商店职员、小店铺老板等,这些人成天忙于工作,为生活奔波,在其一生中,有多少机会能够让其接触到纯粹的艺术品,有些人的艺术天分可能从未被激活,大部分人极少用审美、诗意的眼光去看待生活和事物,这样的人生难道不缺憾吗?
      英国艺术理论家罗杰·弗莱(RogerFry,1866—1934年)将人类的生活区分为现实生活与想象生活,想象生活的存在就是为了帮助人们更好地在现实中生活。艺术是与想象生活相关的事物,在人类文化形成与发展的过程中,艺术的重要性在于它使人能够通过艺术激发的想象来弥补现实的缺陷,想象的彼岸投过来的光彩是个体生存的希望。在普通人的生活中,纯艺术作品因其环境需求的不同成为人们现实生活中的奢侈品,人们唯有通过公共艺术才能完善想象生活,从而使我们能更好地生活在世界上。在中国的发达城市,地铁空间可以说是人流量最大的公共空间之一,对这些空间的设计应当引起足够重视。在中国的所有城市,将来的地铁设计应该得到北京奥运支线地铁同样的重视,这是服务于每个个体的公共场所,只要其设计得足够好,美就被公平地分享。上海浦东机场也是经过了精心的设计,当人们行进在厚实的机场地毯上,看到柔和的灯光洒在墙上、厅中的艺术品上,欣赏着室内的流水、翠竹,雅致沉静的空间马上感染每一个人,它在传递一个信息:这是美而庄重的场所,在此喧哗和其他的粗鲁举动都是不合时宜的。但相比地铁空间,机场空间面对观者的层次与数量有限,机场消费水平相对高,消费者也得到了较好的空间设计服务。而地铁空间消费者正是当代中国数量最多的消费层,所以,在民主社会,地铁空间设计更应得到重视。
      “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欧洲抒情诗人荷尔德林的这句诗深为哲学家海德格尔喜爱。每个人都面临生存问题,当我们从睡梦中睁开双眼,又开始一日的生存之旅,现实的困惑永远存在,我们需要生存的激情。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英国展馆的设计激起很多人的好奇心,它是世博会期间的“热门馆”之一——人们渴望接近它的主要原因是,它奇异的外形挑战了现实的平凡,长长的参观队伍是人们渴望超越平凡、体验激情的验证。艺术设计存在的理由,应当不仅仅是充当商业利益的媒介,更应为人类更好地生存提供可能,设计应给人提供超越平凡的体验:从冰冷的现实走入至美的童话,从平淡无奇走向激情洋溢,这样的设计才是至善、至美的设计。
 
注注释释::
①金元浦. 北京奥运:中国公共艺术的开篇诗[J].美术观察,2008(11).
 

> > >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陆后查看全文!!!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国土木工程学会轨道交通分会
中国城市轨道交通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2017 chinametro.net
京ICP证 040257-1 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081-1